學校遠距午餐停供 農民嘆菜無處去

學校遠距午餐停供 農民嘆菜無處去

妙手仙医

農友李承昌原本每週有400至500公斤的紅蘿蔔固定賣給團膳業者,因遠距教學影響,只能另尋通路轉售。(李承昌提供/張毓翎臺南傳真)

因應疫情高峰,臺南高中以下學校停止實體上課,供應團膳公司蔬菜的農民訂單全泡湯,只能想辦法透過其他管道轉售;團膳業者也無奈地說,停課與否的問題,每次宣佈都太臨時,買來的食材無處去、員工突然被迫放無薪假,政府若及早推估疫情走向,針對受衝擊產業,擬好配套措施,也不會搞得大家成天心慌慌的。

疫情燒不停,臺南一家團膳業者說,最近幾周,許多學校因爲學生確診而臨時停課,時常半夜接到學校打電話來告知「明天某班級用餐人數要減少」、「某班級要停課好幾天,營養午餐不用送來了」等等,沒有辦法只好硬着頭皮,隔天一早趕快緊急通知員工,哪些學校或班級得少做幾份。

我的媳夫

業者表示,如今全面停止實體上課,雖然宣佈的時間點,相比於之前零星停課情況好一些,但是延長到何時都還是未知數,放無薪假的員工,若爲生活轉職去其他工作,哪天突然恢復實體上課,業者可能還得再重新招人。幸好他們還有接企業團餐的訂單,所以能稍微降低衝擊,有些同業只做學校團餐,損失恐怕會更大。

停課成常態,與團膳契作的農民也虧慘,農友李承昌指出,他每週有400至500公斤的紅蘿蔔,固定賣給臺南、高雄的團膳業者,停課影響下,得另尋通路轉售,由於販售給團膳、賣場等通路規格不一,轉售不容易,新學期前,他應該都暫時不接團膳的訂單了。

李承昌表示,爲了消化因停課而生產過剩的紅蘿蔔,除了透過社羣平臺降價銷售,有部分則直接捐贈鄰近的社福機構,也有餐飲業者發揮愛心,特別向他採購紅蘿蔔,再送給弱勢團體。

本来身为奴隶,买了鬼做奴隶结果却因为精力太旺盛了好想扔掉

前经纪人私接活动遭起诉 乐天女孩也有事! 桃检另案侦办中

陳情 令 動畫

林依晨玩抖音「滤镜开太大」翻车 自然甜美脸蛋不见了被嫌翻